飘零

汉译世界名著

xianpengwang:

中世纪的知识分子.exe
宗教的本旨.exe
最后的知识分子.exe
组织中的传播和权力:话语、意识形态和统治.exe
自然哲学.exe
自然宗教对话录.exe
自然法典.exe
自由、市场与国家.exe
自由与权力.exe
自由与繁荣的国度.exe
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exe
自由选择.exe
自私的基因.exe
资本主义与自由.exe
重申自由主义.exe


万民法.exe


亚洲的戏剧.exe


伊甸园之河.exe


哲学的改造.exe


哲学问题.exe


形而上学.exe


政治自由主义.exe


文化与承诺.exe


文化模式.exe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exe


新的综合.exe


正义论.exe


物理学和哲学.exe


现代社会冲突.exe


致命的自负.exe


人是机器.exe


人有人的用处.exe


人的条件.exe


人类学.exe


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exe


培根论说文集.exe


尼耳斯.玻尔哲学文选.exe


思想自由史.exe


生命问题.exe


确定性的终结.exe


论人的天性.exe


论确实性.exe


逃避自由.exe


通往奴役之路.exe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exe


两种自由概念.exe
伦理学.exe
卢梭忏悔录.exe
寂静的春天.exe
极端的年代.exe
科学与社会秩序.exe
科学中华而不实的作风.exe
科学的文化理论.exe
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exe
科学革命的结构.exe
经济发展理论.exe
经济增长理论.exe
经济学方法论.exe
论法的精神.exe
黑格尔:精神现象学.exe
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exe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exe
古代法.exe
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exe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exe
哈维尔文集.exe
国家兴衰探源.exe
复杂性中的思维.exe
富兰克林经济论文选集.exe
工具论.exe
弗里德曼文萃.exe
感觉的分析.exe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目录.doc
祼猿.exe
革命的年代.exe


264自由主义.exe


EAC圣经中文版v10.chm


《心理学的故事》.exe


《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exe


《资本主义文化矛盾》.exe


伯林.exe


伯林谈话录.exe


发现自由意志与个人责任.exe


对笛卡尔《沉思》的诘难.exe


帝国的年代.exe


忏悔录.exe


法学总论.exe


猜想与反驳.exe


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exe


道德情操论.exe


《人文科学认识论》.exe


《人类与大地母亲》.exe


《人论》.exe


《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exe


《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exe


《历史决定论的贫困》.exe


《客观知识》.exe


《文化和价值》.exe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与自然》.exe


《无尽的探索》.exe


《时间简史续编》.exe


《漫长的革命》.exe


《物理学的进化》.exe


《系统哲学引论》.exe


《认识与谬误》.exe


《产业组织:理论、证据和公共政策》.exe


《价格理论》.exe


《开放的宇宙》.exe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exe


《格式塔心理学原理》.exe


《法律、立法与自由》.exe


《法律与资本主义的兴起》.exe


《法律的经济分析》.exe


《疯癫与文明》.exe


《科学发现的逻辑》.exe


《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exe


《菊与刀》.exe


《规训与惩罚》.exe


《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exe


《霍金讲演录》.exe


《人类与大地母亲》.exe


《价格理论》.exe


《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exe


《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exe


《历史决定论的贫困》.exe


《客观知识》.exe


《开放的宇宙》.exe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exe


《漫长的革命》.exe


《科学发现的逻辑》.exe


《菊与刀》.exe


《规训与惩罚》.exe


《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exe


《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exe


《霍金讲演录》.exe


《产业组织:理论、证据和公共政策》.exe


《格式塔心理学原理》.exe


《法律、立法与自由》.exe


《法律与资本主义的兴起》.exe


《法律的经济分析》.exe


《疯癫与文明》.exe


《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exe


《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exe


《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exe


《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exe

克里希那穆提:我们为什么不需要宗教组织

xianpengwang:

编者按:常有人问我是否信佛教,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学过一点点佛法。真正的修行,不仅需要从负面的限制性信念中解脱,也需要从佛、宗教、真理等一切信念中解脱,因为信念伴随着对立和恐惧。有的净土宗法师甚至说末法时代已无禅宗根器,我想说,没有人能评判另一个的根器。我心之外,再无他法。——李雪

---------------------------------------------------------------------------



1929年8月3日,克里希那穆提斩钉截铁地宣布解除三千名会员的世界明星社。他当时对会员的演说,几乎是他弟弟死后觉醒的般若智慧的总结,也代表了他终身不移的立场:




 


“我主张真理是无路可循的。你不能透过任何宗教或法门而达到它。我绝对坚持这个观点。既然真理是无限的,没有任何束缚而又无路可循,当然也就不需要人为组织了。没有任何组织有权利强迫人们专走特定的一条路。如果你了解了这点,你就会发现信仰根本无法组织化。信仰纯属个人之事,你不能也不应该使它组织化,如果你这么做,真理就变成了僵死的教条,同时也变成那些懦弱的人和暂时无法得到满足的人的玩物。真理无法屈就于人,人必须通过努力来亲近它。高山无法自动移到你的脚前,你必须不畏艰险地穿过山谷,攀过悬崖峭壁,才能到达山顶。我不愿意属于任何宗教组织,请你们务必谅解这点。再一次地,我坚持主张没有任何宗教组织能引领人们见到真理,如果为了这个目的而成立人为组织,必定造成人们的依赖、软弱和束缚,既阻碍他们的成长,也使他们残缺不全。个人的特色一被抹杀,便无法见到那无限的真理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身为社长却又解散它的原因。我这么做完全是自动自发的,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影响。”




 


“世界导师重现这件事没什么了不得,所以我不需要任何追随者。一旦追随某个人,你就不再追随真理。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听懂我的话,我既然要在世上完成一件事,就要毫不动摇地贯彻到底。我真正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使人类得到解脱。我要把他们从所有的牢笼和恐惧之中解放出来,因此不再建立任何新的宗教、教会、理论或新的哲学。你们可能会问我,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世界巡回演说,让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不想要任何追随者,任何与众不同的门徒。人类是多么喜爱与众不同啊!他们竭尽所能标新立异,我绝不鼓励这种可笑的行为,无论在天上或地上我都没有门徒”




 


“有一位新闻记者访问我的时候对我说,他认为能把一个拥有数千名会员的组织解散,是一个了不得的举动,他说,‘解散以后你要怎么办,怎么谋生?那时将不再有人听你演讲,或追随你了。’我告诉他,只要这个世界上有五个人听进去我的话,而且彻底照着我的话去生活,也就绰绰有余了。”




 


“如同我曾经说过的,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使人类都能得到解脱,帮助他们挣脱所有的局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得到永恒的快乐,证悟自性。”




 


“因为我已经脱离束缚,完整地获得自由,因此我希望那些想了解我的人也能获得自由,而不是追随我,把我关在笼子里,变成一个新的教主。他们应该解脱所有的恐惧,包括宗教的恐惧、赎罪的恐惧、得不到爱的恐惧、死亡的恐惧以及存在的恐惧。画家画画是因为他喜欢做这件事,在这件事中他表达了自己的荣耀与幸福,我做这件事也是如此,并不是因为我想从别人身上获取什么。”




 


“你们已经习惯于听从权威的话,你们以为依赖某个权威,就能得到心灵的解脱,你们希望靠另外一个人的神力帮你们得到永恒的快乐,因此你们所有的人生观都奠基在这个权威的身上。”




 


“你们听我演说已经有三年,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都没有什么改变。你们现在听我说话,不要只是一味接纳,必须分析清楚之后,才能完全了解我的意思。你们一旦臣服于某个权威,一定想在这个权威之上建立一个组织,于是就落在牢笼中了。”




 


“你们所有的人都想依赖别人获得快乐,获得最终的解脱。你们已经等了我十八年,我现在终于有机会告诉你们必须把权威放在一边,向你们的内心观照,才能获得证悟、光荣和纯净,你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听我的话。也许极少数一两个人听进去了。”




 


“因此,我们为什么要成立宗教组织?为什么要让那些伪善的人追随我这个权威的假象?这句话没有任何恶意,只因为我们已经到达一个必须面对事实的瓶颈。去年我曾经说过我绝不妥协,当时很少有人听进去我的话。而今年我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清楚了。世界明星社在这个世界上拥有无数的成员,他们准备听我的教诲已经有十八年了,而他们现在却丝毫不愿意听我的话。”




 


“我已经说过,我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人类获得彻底的解脱。只有当人们获得理性与爱之间的和谐,才能获得不朽的永恒。绝对真理就是生命本身,我要每一个人都像晴空中的飞鸟一样快乐,无拘无束,独立自主,充满着自由的至乐。你们已经等了我十八年,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必须从纠结不清的烦恼中解脱,要做到这点并不需要宗教组织。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五个到十个人能真正了解我的话,而且能够把不重要的琐事放下,专心在灵性上精进。至于那些懦弱的人,没有任何宗教组织能帮他们找到真理,因为真理不近不远,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你们要打字的时候,便使用打字机,你们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把打字机供在神坛上,但是当你们一心想成立宗教组织时,你们却在这么做。所有的新闻记者问我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你有多少追随者?人们都从信徒的多寡来判断这个权威是真是假。我告诉他们我不知道我有多少追随者,我也不在乎这一点,即使只有一个人得到解脱,也就足够了。你们总以为只有少数人握有通往至乐境界的钥匙,其实那个钥匙就是你自己。在你净化自己的当下那一刻,你已经身处彼岸了。你将会发现,依赖别人带给你快乐、安慰和力量,是多么荒谬的事。”




 


“你们一直习惯让别人来验证你们修得的果位,这真是幼稚极了,你的内心美丑与否,只有你自己知道,除了你之外,怎么可能有别人知道你内心的真相,你们对这类事太不严肃了。”




 


“但是那些一心想了解、想探索无始无终永恒的人,就会真的手携手勇猛精进,他们也必定会激励那些生活在幻象中的人。他们将全神贯注燃烧出灿烂的火焰,因为他们已经有了领悟。这样的团体才是我们要创造的,只有在如此深厚的情谊之上,人们才可能互助合作。这种合作之中既没有权威,也没有任何动机,更不是为了赎罪,只因为他们已经领悟。这件事比任何享乐或牺牲都要伟大得多。”




 


“经过两年的深思,我才做出这个决定,这不是暂时的冲动,也不是在别人的影响之下做的。身为社长的我,现在已经决定解散世界明星社,你们有权利成立另外的组织,成立另外的牢笼,或是为牢笼点缀一些装饰品,那都不是我关心的事了。我唯一关心的只有如何彻底使人们得到解脱。”




(2013-02-10 21:49:52)